云南一场荒唐的婚外恋引起的“索命”案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 2021-09-28

  醉酒之下,他扬言要杀妻子全家,惊恐的妻子为自保竟将朝夕相处的丈夫残忍谋杀。——在云南云龙一个平静的村庄中,曾发生过这样一件让人不寒而栗的事情。为何夫妻双方要反目成仇,这其中到底有着怎样的隐情?

  事情还要从2012年8月3日说起,自从有人在云南云龙一处偏僻的涵洞里发现男尸后,整个山庄的村民都陷入不安中,这其中也包括受害者的妻子左杨菊。刚发现尸体后,警方就来到了左杨菊家中作调查,彼时的左杨菊正在抹眼泪。

  “呜呜,我丈夫是个好人,怎么会就这样去了?”左杨菊失声痛哭,旁边的女警员把一条帕子递给她并安慰。另一个警员则在她镇定之后,询问她事发当晚的经过。

  左杨菊回忆起那天早上。7月25日,她和丈夫张海涛吃完早饭后,商量着把屋前的杂草除掉。上午十一点的时候,丈夫突然接了个电线块钱的存款离开了家。然而直到晚上,左杨菊没等到丈夫归来,以为是在外和朋友喝酒,喝得头大不回家了,结果却从此失去踪迹。

  看样子,左杨菊似乎并不清楚张海涛遇害前的事情,警方记录完后,就离开了张家。然而,待警员走后,左杨菊却又变了一副面孔,她脸上不光是痛苦,而且其中夹杂着恐惧和愧疚。回忆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,她的手忍不住颤抖:那天晚上,丈夫张海涛带着一身酒气,怒气冲冲地跑回家,摔烂了她手里的手机,气急败坏地吼她:“敢在外面找男人,我打死你!”说着便抬手打了她几巴掌,又逼迫她给情夫李茂军打电话,称要“收拾收拾他”。

  由于最后打不通李茂军的电话,张海涛憋着一肚子火去睡觉了,在半睡半醒之际还嘟囔着:左杨菊,我先杀了那个李茂军,再把你杀了,还要把你全家都一块杀了。左杨菊听后,想起他之前打自己的疯狂举动,恐怕丈夫真的动了杀念。极度害怕之下,她拿起锤头,朝着张海涛的脑袋上奋力砸下去……回忆突然止住,她摇摇头。此时她非常恐慌,怕警方知道自己杀了丈夫,也怕全村人知道她这个毒妇做的恶毒事。

  半个月后的一天,左杨菊的手机响了,是村里的何老伯打来的,她一见到名字便慌张的不行,50岁的何老伯可以说是撮合她跟李茂军的“月老”,听邻居说警察找上了何老伯,恐怕她的事也可能会败露。她装作镇定,接通电话。

  “不好了不好了!”何老伯在手机里大喊着。当初他们俩搞奸情的时候,何老伯为了掩饰他俩的关系,经常和张海涛打电话,以去他们家看电视的名义,带着李茂军去找左杨菊幽会。而警察因为何老伯曾过于频繁地联系张海涛,于是将他叫过去问话。何老伯从始至终一直以为是李茂军杀死了张海涛,由于他对这段孽缘感到歉疚和后悔,遂决定替李茂军担罪。但是最后因为不了解案发详情,对不上证据,被警方识破。他不敢再隐瞒,只好将两人的奸情告诉了警方。左杨菊脑中嗡的一声,她预感,自己将马上被警方抓住。

  果然,在8月20日的时候,警方重新敲响了她家的门,并把她带回了警局。她沉默着不吭声,但也不为自己辩解,任警方怎么发问,都一语不发。

  ——“我们在死者手机上,发现他曾在7月26日凌晨2点半左右三次拨打 ‘10086’,而在你的手机通话记录中,我们发现你有经常拨打10086查询话费的习惯,对于这件事你有什么解释的吗?”

  ——“张海涛的弟弟说,东方独家料马会玄机诗,你曾在张海涛死后清除过房屋前的杂草。但是根据记录,你之前曾说杂草是由你和丈夫一起清理的。这件事你要怎么解释?”

  ——“你女儿说,7月25日案发后的第二天凌晨,你曾背着一个大布袋走出房门。你去哪里?做什么?那个布袋里背的是什么东西?”听到自己女儿曾目睹她挪动尸体的整个过程,左杨菊的表情略有松动,她显得很愧疚。

  警方把带着血迹的蚊帐拿到她面前,问她:“这你怎么解释?”终于,左杨菊无法忍受,她崩溃地哭出声,承认了是自己杀死丈夫。原来,那天丈夫张海涛发现了她和李茂军的奸情,于是愤怒地回了家,在喝醉的情况下威胁左杨菊,说要杀死她全家。左杨菊由于害怕丈夫报复,于是动了手。为了转移警方注意力,她用丈夫手机拨打了3次10086,想干扰警方视线。第二天夜里运送尸体的时候,不小心把自家门前的杂草沾上了血,于是便将杂草除去。然而她却独独忘记清理现场,蚊帐上的血迹没有清除。而这也成为抓捕她的关键性证据。至于李茂军,只是破坏他人婚姻的第三者,与这场凶杀案无关。

  根据《刑法》第二百三十二条:【故意杀人罪】故意杀人的,处死刑、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;情节较轻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左杨菊在案情中的罪行较重,她杀害的是与自己生活在一起的亲人,犯罪性质恶劣。而且在犯案之后,始终不承认自己的罪行。最后等待她的将是法律严厉的惩罚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